蔡徐坤粉丝与B站up主之争:不同圈层的交锋为何源源不绝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9

  本文来源:界面 (ID:wowjiemian),作者:徐鲁青

  近日,综艺节目《偶像练习生》中C位出道的选秀明星蔡徐坤和B站(哔哩哔哩弹幕网)的“矛盾”愈演愈烈。

  近一个月以来,B站的一些up主(上传发布视频的人)陆续上传了一系列“蔡徐坤打篮球”相关的鬼畜视频,不少都有十万到百万级的播放量,并长期占据B站首页,其中一首网友改编的蔡徐坤神曲“鸡你太美”更是一度占领B站热搜榜第二位。4月12日,蔡徐坤工作室通过微博公布了针对B站的律师函,称网站上的内容严重侵犯当事人的“名誉权”“肖像权”“表演权”等多项权利,要求B站立即下架相关视频内容,否则将采取民事诉讼、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其法律责任。蔡徐坤粉丝团官微也在当天宣布退出B站,其在B站的账号将永不更新。

  蔡徐坤工作室发布律师函不久,B站也发表了回应,称网站一直重视保护公民的隐私权、名誉权,表示相信法律自有公断,并转发了一篇人民网的《看舆论监督中“公众人物”的名誉权问题》表明态度,文中写道:“公众人物为了社会公众的利益,应该忍受轻微的名誉损害。”与此同时,蔡徐坤粉丝团退出B站一周内,B站UP主还在继续上传相关视频。

  蔡徐坤粉丝与圈层社区用户的冲突并非突然发生,这次的战火最早是今年年初在男性用户为主的虎扑平台引燃的。

  蔡徐坤成为首位“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”

  当时,NBA将蔡徐坤选为中国首位新春贺岁形象大使,这则消息激怒了混迹虎扑的男性用户。刺猬公社1月22日发表的《NBA选择蔡徐坤做新春贺岁形象大使,虎扑直男很生气,盘他!》一文中简要介绍了虎扑用户和蔡徐坤粉丝团之间的对垒。在虎扑这样一个体育论坛,“蔡徐坤成为首位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,什么水平?”这个问题下面,共有回帖2961条,转发1119条,最少的是点赞,只有191个。其中投票最能直观体现虎扑用户的态度,有近80%的投票者(超过30000票)选择了“我觉得很垃圾”。

  球迷觉得不行,粉丝觉得可以,双方僵持不下,各有自己的“政治正确”,并在各自的舆论场的氛围中陷入一种奇怪的狂热。这波冲突很快扩展到微博平台,但由于粉丝控评,球迷们的观点始终无法占领高地,NBA官方微博底下也充斥着“蔡徐坤真棒”“给球迷拜年”等评论,质疑和反对的声音被稀释了。直到几个月后,蔡徐坤的篮球视频又被制成鬼畜视频,在B站上发布,粉丝和圈层社区的战事再度展开。由于B站的高门槛注册程序与弹幕的特性,粉丝团无法占据主场优势,这些恶搞视频火速登上了B站的热搜榜,也逐渐波及其他平台。从吴亦凡到蔡徐坤,由偶像引发的不同圈层之间的撕逼大战似乎从未停歇。粉丝狂热是如何形成的?黑粉的谩骂动力又来自哪里?饭圈与bet365官方其他圈层的冲突为何源源不绝?B站又何以成为这次冲突的主场?

  知乎网友对于“鸡你太美”的解释

  每当自己的偶像受到嘲讽和戏谑,粉丝们都会不遗余力地为之站台。2018年7月17日,罗羽在发表于Tmagazine的《偶像工业里,是你Pick了偶像还是他们Pick了你》文章中曾经分析了粉丝对偶像的“狂热护犊”成因。作者认为,现代偶像的诞生模式已经发生转变,内容制造从曾经的传统模式(内容制作人主导受众需求),转向了现代模式(内容受众成为内容的制造者)。不管是曾经的“快男超女”还是后来的《创造101》《偶像练习生》,偶像的产生如同一款款养成游戏,通过打投、集资、控评,粉丝们通过努力将自己的偶像送上更高的位置。而偶像的成长同时也是粉丝的自我实现过程,他们是粉丝主体性的代言人,满足观看者的自我想象,同时偶像也是他们欲望中的客体,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。因此,当粉丝发现有人“侵犯”自己的偶像,不仅会感到自己的主体性遭到侵犯,也会类同于他们的理想伴侣受到了伤害,为了维护这一的想象和情感认同,粉丝往往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的偶像站台。

  微信公众号深几度4月12日发表的文章《“鸡你太美”蔡徐坤》中提到,蔡徐坤的狂热粉丝构建了一套严密、团结、排斥异见的组织体系,一旦遇到挑战与攻击他们偶像的言论,他们就如同暴力机器一般攻击异己意见或以技术手段将其消灭,这正是如今“饭圈文化”的缩影。今年3月,某综艺节目中喜剧演员潘长江因为说自己不认识蔡徐坤,就被大量粉丝出言侮辱。如今,微博上的大V因为害怕粉丝的攻击,往往避谈蔡徐坤,网络上甚至出现了“噤若寒蝉”的失声现象。文章指出,这种饭圈的霸权文化也是令其他文化圈层感到反感的原因。但事实上,这种霸权文化往往只是在粉丝聚集的特定领域才能生效。

  美国学者约瑟夫 · 塔洛曾在 《分割美国: 广告主与新媒介世界》一书中曾经指出: “媒介越来越鼓励人们将自身分割成越来越专一的群体,并且发展bet365出独特的观看、阅读和收听习惯,从而强化了其所在群体和其他群体的区别。在此背景下,不同文化圈层之间的冲突在看似多元化的网络时代变得越来越常见。德弗勒在微信公众号“新传考研小小班”发布的《蔡徐坤状告B站背后的传播逻辑》一文中指出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形成了一个个稳定的“子媒介场域”,他们如同界限分明的堡垒,有自身的逻辑和规则,聚集着不同的文化圈层:例如B站的主要受众是热爱二次元文化的青少年群体;豆瓣聚集着以丧文化为代表的文艺青年;知乎用户则常以“社会高知群体”的身份在平台进行活动……微博这片肥沃的土地,则是饭圈粉丝进行控评、打投、掌握言论的主场。与之相比,虎扑和B站这类以垂直文化定位的社区,则是饭圈的客场。刺猬公社4月17日发表的文章《蔡徐坤鬼畜区“C位出道”,“鸡你太美”凭啥“血洗”B站?》中,虎扑用户王豆豆认为蔡徐坤不该侵扰篮球圈,“就在你的圈子里混混就行了,唱歌跳舞我们也管不着,别来体育、篮球圈混。”

  如前文所述,饭圈自有其强势霸权的属性,而其他圈层平台亦有其各自的群体偏见与传播特质,因此,同一个事件在不同平台上面激起的水花也各不相同。NBA事件触怒虎扑用户的关键在哪里?罗羽指出,随着女性消费能力的提高,男色逐渐成为了被消费的对象,“在父权社会中,男性隐性特权中的‘反身体政治’与由消费话语制造的‘男性形象’之间发生了冲突。所以偶像工业体系下的小鲜肉被路人黑清一色的诉诸了‘直男鄙视’。”反观虎扑用户对蔡徐坤的不满,其中也充斥着上述“直男鄙视”。对于球迷而言,NBA不只是一个运动联盟,其背后代表的是男性力量、强壮身体、兄弟情义等一系列符号,NBA球迷宛如同在一个男性俱乐部,他们互相加固着对自身的男性想象,而当具有阴柔形象的蔡徐坤突然被俱乐部选作代言人,这摧毁了他们共有的男性想象。正如上野千鹤子在《厌女:日本的女性嫌恶》一书中提到的,作者认为“担保男人为男人的,不是异性的女人,而是同性的男人,男人在对女性的排斥中找到共同感。bet365官方” 而在B站蔡徐坤鬼畜视频的一些弹幕中,也会见到带有性别歧视色彩的嘲讽,比如“白带异常”被用于形容他那条滑下的背带,“中国女篮的希望”则用来嘲讽他拙劣的球技。“直男鄙视”是这些男性寻找身份认同的方式,他们通过“黑“的手段和偶像工业体系中的“小鲜肉”划清界限,加固自身的男性身份。

  B站的鬼畜视频和一系列恶搞元素,是网友对饭圈霸权文化发起的另一种形式的挑战。娱乐产业作者郑西瓜在《蔡徐坤出圈记之B站篇:律师函与网友的狂欢》中分析了控评体系为何会在b站失效的原因:一方面,要成为B站的正式会员,使用视频投稿、评论等功能都设有门槛——人们要在60分钟内完成两类三种共100道题,并拿到60分以上才能成为正式会员——这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饭圈的大规模入侵。另一方面,B站的弹幕文化也限制了饭圈争夺言论阵地的速度。弹幕的特点,正对应了法国媒介理论家鲍里斯·格罗伊斯在《揣测与媒介》中的解释,“面对媒介的强大优势,主体丧失了对意义与无意义、精神与物质、真理与谎言、文化与自然、固守与自决等之间的界线进行监管与稳固的能力。因此这一切间的界线都消失了,随之产生的是无限的、无结构的,处于不断运动之中的、在时间与空间中流动的大量符号,这样的符号可以躲避一切有意识的控制、描绘和把握。”蔡徐坤粉丝们在微博上原有的控评体系,在B站弹幕“无限的、无结构的,处于不断地运动之中的……躲避一切有意识的控制、描绘和把握”的嘲讽之下,轰然倒塌。

  “澎湃新闻·湃客”发表的《B站鬼畜明星排行榜,蔡徐坤只算小咖》指出,无论是投稿视频数量还是播放量,蔡徐坤都只能算是“鬼畜界”的新人。作者选取了B站鬼畜区素材投稿量较高的15位“鬼畜明星”,抓取了他们的鬼畜视频数据,这些鬼畜区的“常客”,既有影视巨星、网络红人,也有央视主播、退役少将、商界大佬。作者援引了一些鬼畜界“前辈”的态度。作为退役少将,“局座”张召忠得知自己被鬼畜后,曾在采访里表示: “我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你们开心就挺好。”“这样就能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了。”影视剧演员唐国强也曾在电视节目里表示:“我是唐国强,三国饶舌王,在B站,饶舌我最强。”成龙当年因为一段洗发水广告被做成了《我的洗发液》鬼畜视频,播放量一度达到千万级别。成龙接受了这种文化,并且感到非常有趣,还发微博“Duang”自我调侃。由此,作者认为,作为公众人物,在享受流量带来的鲜花和掌声时,也要做好被质疑和调侃的心理准备。

  B站鬼畜明星排行榜 图片来源:澎湃新闻

  根据作者抓取到的数据,B站上关于蔡徐坤最早的鬼畜视频出现在2018年8月2日,至今已有379部,共计2628万播放量,其中今年4月发布的视频就高达1723万播放,占66%。数据显示,在蔡徐坤团队宣布起诉B站后,网友非但没有收敛,反而“加大力度”“顶风作案”,发布的鬼畜视频数量明显上升,而且又有最新素材登场——“律师函”。


bet365 bet365官方